江苏连云港沂河洪峰压境

消防员们火速冲出放映室

历史人物手抄报图片:朝鲜再射战术导弹

2019年11月02日 08:50

wo的课yusheng活丰富多彩,像万花筒一样,有做手工、hua轮滑、唱歌、xia棋、游yongdeng,其中,我最喜欢的就是游泳了。

太阳公公huaimei起床,我就已经迫不及待地来到画室,拿起笔聚精会神地画起来。我画liao一座座连绵起伏的高山、画了一只只活蹦乱跳的兔子、画了一片片翠色欲流的草地,还画了那高高zai上的红太阳。就这样一幅栩栩如生的画映入眼帘,我看着它,仿佛身临其境。正当我心满意足准备交上去时,突然发现那红似火的胡萝卜没有画,我立刻画上去。这幅画我已经准备了两个星期,等的就是这个隆重的日子——书画大赛。

历史人物手抄报图片

小鸡浑身毛茸茸的,像yi个小黄球。小鸡圆圆的眼睛,小巧而精致。它的嘴最奇特了,尖尖的,仿佛一枚小钉子。它的耳朵最调皮在和我们玩捉迷cang,yuanlai躲在了眼睛后面。小鸡的脚像竹叶,在我写作ye的时候,小鸡总会踩shang去,画几片叶子呢!

第二章 
  做好了早餐,周雪轩把各zhong盘碟有序de摆放在餐桌上。“你姐姐呢?”周雪轩反问羽希。羽希淡淡di回答:“huai在睡觉呢!”周雪轩扯开嗓子大喊:“羽菲!快来吃早餐了”羽菲一边打着哈欠,一边挠着tou。羽希看到这情景,不禁埋怨不公平,可在这个家,一点发言权都没有,只能逆来顺受。 
   只见徐缔急急忙忙的拿着公文包,身穿着一身黑色西服,快速跑向玄关,“那么,我先走了,今天还有个很重要的会议要开。”“等一等!”周雪轩温柔的对她的先生说,“领带!”然后走到徐缔身边帮他打好领带,目光一直望着徐缔的身影,直到消失。 
  羽希大口大口的吃着妈妈煮的面条,她忽然感到饿极了。坐在羽希对面,冷眼望着羽希,心中又有一团怒火要喷向羽希:“女孩子吃饭居然就那么没有仪态吗?”羽希停住了,她的视线一直停留在她母亲的脸上。雪轩一边唉声叹气的收起还没动过的筷子,一边对羽希说:“我怎么会生下你这个丢脸的家伙,唉!”又是一阵叹气声,这些话一直在羽希的耳边响起,她默默地吃着面,面,凉了,没有一丝温暖,而她的心,也凉了… 
  “妈,我们走了!”羽菲的声音在周雪轩的耳畔响起,这才让雪轩的心好受一些。 
  姐妹俩背起书包,走在上学的路上。“德仁学院”,走到这里,姐姐又向下一个街角转去… 
  羽希默默的坐到位置上,默默地拿出了语文书。 
  星期一的早上,羽希起床了,用双手理顺了下凌乱的黑发。又要上学了,她想着。她不太喜欢上学,不是因为功课的缘故,也更不是对读书无兴趣,而是她怕听到同学们的讥讽… 
  吃过早餐后,她背起书包往学校走去。学校的门口有许多人站着,羽希好不rong易才挤进来了操场。“又不是新开学,怎么那么多人?”不少同学抱怨的说道。 
她又像往常一样的走进教室,默默地走向自己的位置。她最爱这个近在窗边的座位,无聊时可以转向窗边欣赏那迷人的风景、飘逸的白雪。 
  坐在她隔壁的顾小扬拍拍她的肩膀,羽希回过头来,心想:“他要来干嘛?”“喂!徐小姐!”顾小扬轻佻的说。羽希一直讨厌这种傲慢的行为。 
“没干嘛!”说完,便把他搭在肩头的手拨开。“我要看书了,不要打扰我!”“喂!满十三了吧?”“还差三个月。”羽希一本正经的回答。 
  “呵呵!你得叫我哥哥,我都十四了耶!”顾小扬骄傲的说,还特意得用手托了托那黑色镜框的眼镜。 
  “拜托,你别耍帅了!”羽希有些不耐烦了。顾小扬是全班最爱讲话的人,很多女生都非常喜欢他,而羽希却有些讨厌这个男生,她讨厌这个男生话太多、太骄傲。不过他又是全班和羽希讲话最多的人,而她,却没有过一个真真正正的朋友。 
  上课铃响了,同学们纷纷跑回自己的座位。羽希安静地收好只阅了六页的语文书。顾小扬专注地留意着她的一举一动,她有着瓜子脸,一双又大又亮的眼睛,稚嫩的唇很少打开说话,一头迷人乌黑的秀发,看起来好迷人,好迷人… 
  “请顾小扬同学朗读第二自然段。”老师说。顾小扬这才回过神来,拿起书自信满满的念了起来,整个教室里立刻充满了他洪亮的朗读声,全班女生的眼睛都发亮了,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的一举一动。念完后,班上响起了一阵极之热烈的掌声。他微微一笑,表示回礼,然后坐下。 
  冬天的傍晚显得清冷,蜂蜜光泽般的彩云显得幽雅,夕阳的微光照着每个学生的脸,羽希好爱这种宁静的感觉。她吸着冬天的寒气,也恨不得把自己的冬天变成夏天,尽管一点点暖都好,起码温度不会太低…… 
……历史人物手抄报图片(一)彩晶石的传说 上 
1.主要人物介绍: 
  梦夏:紫国公主。拥有紫灵quan杖。其他;
暂bu知晓。 
  夏言:蓝国王子。拥有蓝银手杖。其他;
暂不知晓。 
  祁li:紫国公主的好朋友。拥有紫花仙棒。其他;
是蓝国失散的准公主。 
  胡诺:紫国公主的表哥。拥有mo法紫鞭。其他;
暂不知晓。 
  于可馨:夏言的亲妹妹。拥有蓝馨手杖。其他;
其实是假的,她为接近夏言,狸猫换公主,加害祁黎。 
  夜轩:全不知晓。 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。 
2.《序》 
  传说在天与海的交接处,有七个王国,合名叫彩虹。 
  可因为那里有一个絰ie涤虻牡胤剑捌螅捎衛iao彩晶石,生态一直很平衡。 
   
{紫国} 
  “小黎,我早说你追不上我的,看,是不是呀?”手拿紫灵权杖的可爱女孩边跑边往身后喊。 
  “公主,别小瞧了祁黎,我跑得可快了,哼,不信,你等着……”小黎不服气得撅起嘴唇,“哎呦!” 
  听到喊声的梦夏公主急忙回头向后面跑:“你没事吧?” 
  小黎突然抬起头:“你输了!” 
  “好啊,你骗我,看我不教训你!哼,我挠死你,呵呵……” 
  “哈哈……我不敢了……哈哈……哈哈……” 

历史人物手抄报图片:一波美图先睹为快!

“你,你快放开我!”我吼道。   
  “我不会伤害你的。”她突然变得温和起来,“我,我还是告诉你实情好了。”这时,她的眼里含满了泪水:“我是一只泱奇啊!”“泱奇?”我问。“是的,泱奇是妖兽。事情是这样的:   
  我是紫兰乡的一只泱奇,紫兰乡是圣蛇的王国,我是为蛇皇效力的,我尽心尽力地为蛇皇,为紫兰乡效力。一天,蛇皇有孕了!!全国上上下下都兴奋不yi,我更是欢喜,我们有下代女皇了!刚出生的小蛇,她那眼,发着红光,是阳红,是血红,那鲜红色的双眼闪闪发光,充具妖性艳魅,绝色洪荒,醉色天仙!   
  可是…就在大家还未从欢快中清醒过来,蛇女竟然丢了!牡思是蛇法,就像人间的巫师。它用奇镜ce出,妖艳无比的蛇皇公主已落入人界,已经离开洪荒界有七个钟头了!现在已经投胎入凡了。听到这个消息,紫兰乡的圣蛇无不哭丧垂颜,向来经百般风雨的蛇皇也病起来了。然而,这,还不是最惨的…    
  很快,仇国囚桑的雪狼da来了,而此时,病弱的蛇皇手无缚鸡之力,更不能指领千军万马了,囚桑国的狼男狼女很快攻进紫兰乡,但他们还不知道蛇皇病危的消息,所以还没敢猛打猛撞地战争。这时的我假意投奔雪狼,趁其不备杀死狼主,紫兰乡这才暂时保下命来。   
  然而,好景不长。狼主在生前竟留下一手:他的狼妻乳备。乳备暗地主宰下雪狼军并训好,没有先进攻,而是她己人先偷偷把病弱的蛇皇干掉,然后再让狼军血洗紫兰乡。最令我气愤的是,那些寄居在紫兰宝地的泱奇、母焚…这类寄灵竟然都不管养育自己的紫兰乡,自顾自地飞走了!就这样,圣蛇,紫兰乡,从此灭亡了。而我,心里早有盘算,那就是你!我便从浴火洞飞到人界,来找蛇皇公主。唉,才来人界一百六十年,我这妖兽就承受不住寂寞了,收养了一个女孩子。fu养她长大成人,可中途并没有停止追寻你。在我的收养女儿结婚生子的时候,我去了,可我闻到了一股气味,香,邪,是一股妖气,却埋藏在很深很深的灵魂里,常人是闻不到的。   
  于是,我明白了,紫兰乡,有救了。我就发了那个誓,重建紫兰乡!”此时,他的眼睛变成了明黄色,手臂长出羽毛,呈棕色,而根羽是青lv色的,尾羽是雪白的,头是黑色的,颈羽是淡粉色的…她,变成了一只“泱奇”。   
  “呜—吁—”它呜鸣着,接着,叼起我来,向前飞去。我突然感到后背火辣辣的痛,接着晕过去了。   
  “嗷呜~”历史人物手抄报图片冬妹妹很淘气。 
  瞧,她趁天空妈妈出去了,就悄悄地跑到风婆婆的收藏室了,开始欣赏风婆婆的收藏:有cai虹小姐的七彩丝线盒;
有树ge哥的“三彩叶”(枫叶、柳叶、柏叶);
有夏天的“荷花首饰”……她打开一个柜子,柜子里放着一个玻璃罐,里面tou出一股香气—是雪花糖。“嗯,真香……”她边说边把罐子拿出来,这时,“啪——”罐子裂开了。她好像什么也不知道似的耸耸肩,转身出去了。 
  一会儿,她拿来扫帚,把糖he碎片扫到门口。有些雪花糖扫不掉,她就用拖把拖地。可是,就在冲拖把时出了麻烦:她把冷气按钮当成了水按钮,结果冷气把碎片冻成了冰雹。之后她按了风按钮,糖和玻璃都被吹走了,飘到人间。这还不算,因为她开了冷气,弄得大地寒冷一片。 
  冬妹妹就是一个这么淘气的孩子。

冬妹妹很淘气。 
  瞧,她趁天空妈妈出去了,就悄悄地跑到风婆婆的收藏室了,开始欣赏风婆婆的收藏:you彩虹小姐的七彩丝线盒;
you树哥哥的“三彩叶”(枫叶、柳叶、柏叶);
有夏天的“荷花首饰”……她打开一个柜子,柜子里放着一个玻li罐,里面透出一股香气—是xue花糖。“嗯,真香……”她边说边把罐子拿出来,这时,“啪——”罐子裂开了。她好像什么也不知道似的耸耸肩,转身出去了。 
  一会儿,她拿来扫帚,把糖和碎片扫到门口。有些雪花糖扫不掉,她就yong拖把拖地。可是,就在冲拖把时出了麻烦:她把冷气按钮当成了水按钮,结果冷气把碎片冻成了冰雹。之后她按了风按钮,糖和玻璃都被吹走了,飘到人间。这还不算,因为她开了冷气,弄得大地寒冷一片。 
  冬妹妹就是一个这么淘气的孩子。历史人物手抄报图片与其说我是皇上,bu如说我是孙子。在宫里我什么也不是,只是太皇太后de孙子。 
  凭借这一层关系,我吃好喝好,穿好用好,宫里像个养猪场,吃喝玩乐,但是除了吃喝玩乐呢? 
  没you了,什么也没有。每天去太皇太后的慈宁宫看望一下,有时候会被骂,因为上朝的时候多嘴。 
  也有别的原因,那是被骂的最狠的一次。 
  那天是阴天,灰蒙蒙的颜色无力地蔓延着,这样的天气,我也不能显得太烦躁,只好眼睛滴溜溜地在宫女身上转——想揪个出错的,出出火气——这大概是我作为九五之尊唯一能做的了。 
  很快就发现一个拽着裙子神色倨傲的宫女,但她我不能处罚,除非她想不开拿布条勒我脖子玩,否则我不能处罚。 
  因为她叫珍珠,是太皇太后派来的。曾经有一次为了她的骄傲,我喝斥了她一顿,次日去慈宁宫请安时,我没有得到好果子。 
  我于是更加烦闷,想逮一个给我奉茶的宫女收拾一顿,可大家却都知dao了似的,心照不宣地原地不动。 
  为了平静下心情来,我让红英给我拿一本诗集,却是红洛拿来了,回答道今日不该红英当值。 
  我于是更加烦躁,红英和红洛的名字如此俗气……本来红英名叫萃潋,红洛叫做萃愿,然而一日太皇太后驾到,我让萃潋奉茶,萃愿也是这样说,萃潋不当值,奴婢萃愿奉茶,太皇太后泼了萃愿一身的茶,说道:“皇上身边的宫女都妖精一样,谁也没有问她的名字,也不是命妇,有自报家门的规矩么?况且名字太妖艳,难怪个个yao比着使狐媚了,什么萃潋萃愿,改为红英……和红洛,红乃华彩,英为英气,洛是古都,名字这样也便够了。皇上的gong夫不要都花在这些宫女身上。” 
  我于是将诗集猛摔下去,红洛拾过书本,又重新拿了一本词集给我。 
  我接过词集,长长地叹一口气,翻了起来。 
  红洛来报,和亲王求见。我叹口气,和亲王是我的胞弟,这宫里只有他来看我时,可以不通过太皇太后的层层盘问或肆意指使。 
  和亲王走进来后笑问:“哦?皇兄在读词啊。” 
  “是啊,朕听闻读词可以静心,实在是天气阴霾不定的缘故。” 
  “这么说臣弟和皇兄不大一样啦。阴天的时候臣弟就干脆出去找个人玩儿,所以臣弟来扰皇兄的清净,不想皇兄正想静心呢,臣弟来得不算时候。” 
  “没有,和亲王坐。”我喜欢这个开朗的整天笑着的弟弟,为什么我永远无法象他那么开心呢。 
  和亲王凑过来看我读的诗,嘴里念了出来:“卷上珠帘总不如,皇兄,是什么意思?” 
  我温和地说:“是形容美丽的女子,卷上珠帘就遮盖了天真漂亮的脸庞,总不如抛开大家闺秀的规矩,抛头露面快乐游戏。” 
  “嗯,这倒有些道理!臣弟的妻子就太守规矩,妇道是妇道,总感觉怪怪的。” 
  “哼,卷上珠帘总不如,太皇太后也是一样想吧,垂帘听政终究还是不够,总不如扯了帘子光明正大的好啊。”我冷冷地说。 
  和亲王的脸色立刻变白了,叫了一声“皇上”就不知如何是好了。 
  我叹口气:“朕倦了,和亲王,你先回去吧,若有时间,可以常来宫里陪陪朕。” 
  “是,皇上。”和亲王飞也似的逃离了皇宫。 
  我苦笑,如果我也能逃出去,该多好。

历史人物手抄报图片:一名大陆籍旅客在台湾潜水时失联

那天,全jiawei我而高xing!

历史人物手抄报图片昨天晚上,wo作了一个神秘的梦。 
  我变成了一个特工,我的任务是打败陆yao(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东西,既可以变成兽,又可以变成人。)。 
  我来到花园里,这座花园特别古老,里面有很多珍贵的动物(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花园里怎么会有珍贵的动物?)。我坐在水池边,等待着陆遥的出现。 
  大约过了2小时,我要起身去别的地方寻找的时候,突然,在一个花坛里出现了一个跑动的身影,我仔细一看,是陆遥!我急忙拿出电棒,说:“电!”第一下没有打中,第er下还是没有打中,因为他变成一个大耗子,十分灵活。 
  “定!”陆遥显出了原形,原来是一个穿着黑色短袖、黑色长裤、黑色斗篷的潇洒男孩。 
  “糟,他有定向棒!”我低语道,“我得小心点。” 
  “电!”我一下电中了他的肩膀,却不知为什么,我有点内疚。 
  陆遥捂着肩膀,逃走了。 
  我急忙呼叫总部:“总部总部,陆遥手里有定向棒,请求支援,请求支援。” 
  总部把我的电棒升级了,又给了我一条绳子,并告诉我怎么用。 
  第二天,我又来到公园等着陆遥。 
  陆遥来了,这回,他是变成人出来的,而且手里还抱着一只小猫。 
  “哼,上次是你走运,这次我是不会放过你的!”陆遥说,“去吧!” 
  只见那只小猫一落地,也变成了一个美丽的少女。 
  令我不可思议的是,那个少女手里居然拿着绝版的银光电光棒,只要稍稍一对准,人马上会被烤熟! 
  “大家快跑!!!”我大喊。 
  大家注意到了少女和陆遥,吓的纷纷逃脱。 
  我趁着混乱,加入了逃跑的人群中(我有点窝囊啊,呵呵)。 
  突然,有一个勇敢的男人,用绳子在人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,把陆遥和少女抓住了。 
  我问少女: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 
  少女回答:“是陆遥逼我这么做的!” 
  “陆遥,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我问。 
  “哼,不为什么,因为我是特工!”陆遥冷淡地说。 
  我不在说话了。 
  大约过了1小时,到达了目的地,陆遥突然挣脱绳索,跳了起来:“哈,今天你们全得完蛋!定定定定定定定!” 
  我们(包括那个少女)都被带回了陆遥的城堡,关进了监狱。 
  我问那个少女:“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 
  “我叫陆溪,是陆遥的妹妹,我们的家族都是会变身的。”少女说。 
  我又问她:“你恨你的哥哥ma?” 
  陆溪说:“我不恨,但是,我一看见他无辜伤害人,我就恨他!” 
  “那……那咱们逃跑吧!”我试探着问。 
  “谁说要逃跑啊!!!” 
  “是陆遥!”陆溪听了出来。 
  “不愧是我的妹妹,我的声音都能辨别出来。那么,你认识他吗?”陆遥指着一位少年说道。 
  “是陆羽!”陆溪又猜了出来。 
  “哼,没错,他就是我的弟弟,陆羽。”陆遥说,“但是,你们也是白认识了,因为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!” 
  “大家躲开!”我大喊一声。 
  我用电棒狠狠地电了陆遥一下,又用绳子把定向棒拿了过来。 
  陆遥的胳膊被我的这一击点得特别麻,渗出了血迹。 
  “陆……陆遥,只要你弃暗投明,我就会给你解药的。”我说,但是心里不禁后悔起来,我后悔对陆遥做的一切,也后悔刚才对陆遥说的话。 
  “哼,你们……休想,我,誓死,效忠,黑暗,总部!”陆遥铿锵有力的话却吓坏了我,忙说:“陆遥,请原谅我,我这就把解药给你。” 
  “谁要你的解药!拿……拿走!”陆遥说,但是好像越来越难受了,血变成黑色了。 
  “我,宁死,不屈!”说完,陆遥头一歪,咽气了。 
  “陆遥!!!!!!”我用最大的力气掰开钢管,扑到陆遥身上,痛哭流涕:“陆遥!我真后悔,我恨自己。其实,我是喜欢你的,你很潇洒,你很聪明。我这一生最大的愿望,就是能天天看见你,陆遥,你快点醒过来吧!!!” 
  陆遥没有醒过来,但是我的眼泪却流成了河…… 

历史人物手抄报图片:法国巴黎圣母院修复工程重启!

(一) 
  ya雅又收到稿费单了,不知道这已经是雅雅收到的第几张稿费单了。几个同学羡慕道:“雅雅,又挣钱了?好厉害啊!”冰冰虽ran没有说话,但在心理很是羡慕,“蝭e淖魑男吹囊膊淮戆。读撕眉钙遄樱趺淳兔槐徊捎霉吭趺淳褪詹坏礁宸训ツ兀俊薄狘br>  放学了,冰冰走到小区门口,又看到了那只狗,小区超市的阿姨养的那只小狗,冰冰不知道它是什么品种,只觉得它很像《公主日记》中那条叫毛里斯的狗,冰冰就管它叫毛里斯。毛里斯看到冰冰照例兴奋地上窜下跳,冰冰摸摸毛里斯的两只大耳朵,叹了一口气,“毛里斯,我什么时候能收到稿费单呢? 
  雅雅拿着稿费单回到家,对妈妈说:“妈,我又有稿费了,明天就让我自己取一回吧?”妈妈把户口本递给雅雅,嘱咐雅雅,“小心,别把户口本弄ding了啊!” 
  (二) 
  第二天,放学的时候,雅雅把稿费单和户口本从书包里拿出来看了看,准备去学校旁边的邮局取。小林喊:“雅雅,老师让你去一下她办公室!”雅雅随手放下户口本和稿费单转身一阵风似的出了教室。雅雅没注意,那张没夹住的稿费单随着那阵风飘飘悠悠地飞到了地上。 
  值日的冰冰扫地过来,看到了地上躺着的方方正正的一张纸。“稿费单!”冰冰眼睛一亮,鬼使神差般地,冰冰竟然把稿费单胡乱往兜里一塞,背起书包逃似地冲出了教室! 
  雅雅拿着户口本,兴冲冲地奔向邮局。来到窗口,一位阿姨笑着问:“小作家,又取稿费啊,今天怎么自己来了?”雅雅一边笑着答应着,一边翻开户口本——唉?稿费单呢?稿费单哪去了!?雅雅抖了抖户口本,没有!翻书包里,没有!兜里,没有!她呼了一口气,一篇一篇地认真地翻户口本。没有了!雅雅心中一急,手心出汗了,不对啊,我明明把稿费单夹在户口本里啊!怎么就能没有了?哪去了? 
  (三) 
  冰冰小跑着急急地进了小区大门,远远地,原本卧着的毛里斯站了起来,两只前脚抬了一下,冲冰冰汪汪地叫了两声,冰冰似乎没看见毛里斯,从它身边匆匆跑过,毛里斯又汪汪地叫了几下,楞楞地望着冰冰的背影,随后又无聊地趴下了。 
  冰冰进了自己的房间便关上房门,她怕爸爸妈妈忽然冲进她的房间。过了好久,冰冰的心里依旧惶惶的,兜里的稿费单让她的心里沉重的像灌了铅。她小心翼翼地把稿费单从兜里掏出来,又马上折成四方,塞到兜里。冰冰的头上有点冒汗了,“雅雅会不会知道我拿了她的稿费单?我怎么,我怎么就揣到兜里了呢……”虽然天已经开始发黑,但是冰冰只打开了桌子上的小台灯。小台灯发出的光有些刺眼。 
  “放到哪呢?”夹在字典里?不行,会被爱的爸爸发现;
压在笛子包里?不行,每天练习笛子的时候,都是妈妈帮她拿笛子;
放在饮水机下面?不行,谁喝水的时候都能看见;
冰冰把折得小小的稿费单放在笔袋的角落里,心神不定地写完了作业、练笛子、洗漱上床睡觉。 
  睡前,冰冰把稿费单取出来又压在枕头底下,一会儿,再偷偷地拿出来看一看。冰冰注视着那上面的字,收款人那栏里是大大的两个字:“田雅”,冰冰眼睛赶紧移开,似乎怕刺了眼睛,却又忍不住把目光又移回那里,看着看着,字似乎跳了起来,横横竖竖好象分散开了,又跳跃着凑到一起拼成了三个字:“高晓冰”。冰冰在心跳中不禁上翘了嘴角。这天晚上,冰冰梦见雅雅来了,向她索要那张稿费单。 
  (四) 
  雅雅懊恼地回到家,磨磨蹭蹭地到了厨房,对正忙活的妈妈说:“稿费单不知道怎么丢了……”妈妈马上转过身,“户口本呢?”雅雅赶紧答:“户口本还在,但稿费单没了!”妈妈居然一声冷笑,“丢了?是丢到学校小卖店了吧。”雅雅一阵心急,“没有!没有!真的是丢了!”雅雅委屈地流下一串眼泪。 
  二年级的时候,雅雅看到有同学每天都到学校的小卖部买小食品吃,雅雅很羡慕。一天,雅雅看到爸爸又往小猪存钱罐里扔零钱了,雅雅偷偷地打开小猪的肚子,拿了2块钱。第二天,雅雅到小卖店用2块钱买了一瓶看起来色泽鲜艳的饮料,想不到饮料里的色素出卖了雅雅,色素明明白白地挂在了雅雅地嘴唇上,当天晚上就被心细的妈妈一通审问,没过几句,雅雅就说了实话。尽管从那以后,雅雅再也没有乱花过钱,但这一次妈妈是不是联想到以前了?“就那么一次……就不再信任我!我一定要找到那张稿费单!不然我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!”雅雅满怀委屈地度过了一晚。 
  (五) 
  冰冰黑着眼圈上学时,看见了红着眼圈的雅雅,冰冰赶紧低下头,“看见我的稿费单了吗?我的稿费单没了。”看着雅雅焦急的样子,冰冰脸上又红又热:“没看见,没看见!”然后快步往前走。走到学校门口,雅雅进了门卫室,仰着头问门卫老大爷:“有没有人捡到稿费单?我的稿费单丢了!”冰冰心慌着走开,“我怎么就把稿费单揣进兜了呢!”冰冰越发地后悔了。 
  一上午,雅雅都在到处寻找稿费单,而冰冰见同学们在三三两两地说话就都像在谈论稿费单的事。“大家会不会都知道我拿雅雅的稿费单了?……”雅雅和冰冰各怀心思,冰冰已经在心里盘算考虑着如何把稿费单还给雅雅了。 
  中午放学后,冰冰慢慢收拾着书桌,终于,同学们都忙着去食堂吃饭了!心一阵狂跳后,冰冰匆匆地从裤兜里掏出折得小小的、已经浸了汗水的稿费单,慌慌地丢在雅雅的书桌里。 
  雅雅回来了,又在到处翻找,冰冰跟着心急,“翻书桌,翻书桌啊!”终于,“我的稿费单?!居然在这儿!找到了!”雅雅笑得眼睛成了一条线,手里举着那张稿费单:“我怎么这么马虎,它一直藏在这里,我居然没有找到它!” 
  冰冰舒了一口气,“轻松了,彻底轻松了。”一缕清风吹过来,雅雅和冰冰都感觉到了清凉。 
  冰冰回到小区门口时,毛里斯直起身子望着她,冰冰笑着跑过去,“毛里斯,你今天好漂亮啊,谁给你系的蝴蝶结啊?” 
  晚上,冰冰写完了作业,“好久没写作文了。”冰冰端坐在书桌前,拿起笔,思考片刻,写下作文题目《一张稿费单》。 
  (六) 
  两个月后—— 
  冰冰来到教室,看见同学们手中正传看着一张稿费单,“雅雅,又收到稿费单了。”雅雅却笑着说:“冰冰!不是我的!” 
  冰冰接过稿费单,看到稿费单的收款人栏里写着大大的三个字:高晓冰。

友情提示:www.mawtc.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英国第2艘航母即将首次海试,有导弹兵和狙击手等!,安全和效果要求历届最严!等,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.mawtc.com网;

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,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。